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啪啪啪前,你考虑过这 11 个问题了吗?

发布时间:2019/11/03   阅读次数:799    作者:恩爱网
45 位大学生讲述了自己在性关系中表达同意或不同意的经历,相当具有启发性,我们整理了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些,以及它们所代表的关于“你情我愿”的普遍困扰,给你一起
为你推荐 更改我的择偶要求

Saya

木槿

彷徨

蔓蔓青萝

一直很安静

梦里花落知多少

琵琶遮面

45 位大学生讲述了自己在性关系中表达同意或不同意的经历,相当具有启发性,我们整理了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些,以及它们所代表的关于“你情我愿”的普遍困扰,给你一起思考:


1. 调情和同意性行为之间,没有另一道屏障了吗?


新泽西的 Freya 说,在和约会对象调情却拒绝 sex 后,自己被质问“那你为什么要卖弄风骚”?理由是“你又是笑又是调情,显然你就是想和我约,你只是不想承认罢了”。


马萨诸塞州的 Mariel 也遇到同样的问题,和一个 party 上刚认识的男孩聊天跳舞并且互相亲吻之后拒绝了他“一起去地下室”的邀请,对方不断恳求并且说如果不跟他去就是在卖弄风骚,最后出于尴尬 Mariel 还是跟他去了,仍然表示不想 sex,但内心莫名觉得“好像是欠他的”。


2. 中途感到害怕和反悔是不 ok 的吗?


“你自己已经走得太远了,现在叫他停下会不会显得很不讲理?再说了,之前感觉都还好,也许之后也能感觉好受点?”纽约女孩 Meaghan 在和男孩单独看电影,对方解开她的衣服扣子时这样自我安慰。


加利福尼亚的 Yael 回忆起自己大一时一次不愉快的性经历:“我很羞愧让自己陷入这样一种事已至此,接下去不得不顺势为之的境地。但事后带来的身体和情绪上的痛苦持续了好几周。”


3. 性行为当中你知道怎么拒绝自己不想尝试的环节吗?


“年轻时的我有被教过性爱的技巧,但从来不知道真正的‘你情我愿’应该是什么样的。”来自纽约的 Liva 说,“因为低自尊,以及缺少相关的知识,每当开始 sex 时都觉得自己好像有义务按照对方的要求走完全程,并且不能要求任何回报,每次我都这么做了,但我希望自己不用非得这样。”


4. 我应该像个女孩一样……温顺?


马塞诸萨州的 Courtney 认为自己的第一次性经历只是出于礼貌,做了像个有教养的女孩该做的事——顺从。但她在想:“我不止应该要找到自己说 yes 或 no 的能力,还要学会说‘今天不行’‘这很疼我不想’”,因为“约会不是一个合同,我不必非得通过性来表达喜爱”。


5. 拒绝会显得我很玩不起,言行不一致吗?


“一方面我想要维持自己先前表现出的人设——一个在性方面有自主意识的信心十足的女性主义者。”奥克拉荷马的 Leanne 说,“我付了自己的晚餐,我先开始亲吻对方,但当我们的脱掉衣服时突然叫停好像显得很尴尬,我不想因此被贴上假正经或卖弄风骚的标签。”更重要的是,“我害怕了,害怕如果我叫停而他不停下,那我就能确信自己其实是被强奸了”。


6. 不彻底的拒绝算是拒绝吗?


碍于对方借口太累了开车回家不安全同意留宿,但明确告诉对方不想要 sex,还换上了自己最毁形象的全包式丑睡衣,结果对方还是不断试探想要做点啥。好在最后这位明尼苏达州的 Linnea 仍然坚定地拒绝了对方,并且一口回绝了“好吧也许下次”的请求。但一开始就不留宿才是唯一正确的选择吗?


面对“为什么其他人可以我就不行”? Anna 真正想要回答的其实是“因为这是我的身体,我对你没有这方面的想法”但害怕伤感情模糊地说“我不知道,也许你也可以”,结果就被对方解读为 ok。


来自伊利诺伊州的 Olivia 说,“你一直在说的是:不,不,不,不,我非得这样吗?拜托停下来。而你永远不会忘记你最后说的是: 好的吧。”


所以是你拒绝得不够彻底,还是对方总在无视你的拒绝?


7. 屡败屡战在性行为中是值得鼓励的吗?


男孩子总在接受这样的教育,你被拒绝说明你尝试的还不够,你要继续加油直到对方彻底降服。那是可以通过你的硬派的男子气概赢得的“奖励”,或者是一个可以克服的障碍。德克萨斯男孩 Samuel 在高中和大学甚至都没有 kiss 过女孩,因为一直纠结一些礼数问题,他那些“有经验”的男性朋友们是这样建议他的:“别像个脓包一样”“女孩们希望你更果断专横一点”“你得采取主动”。


拒绝有时候被视为再进一步的鼓励,每次明确拒绝都会被对方用行动无视,被当作“你只是暂时还不想而已”。


纽约的 Rachel 在对方开始找安全套时说“今天就算了”,对方感到非常惊讶,然后笑着扮演了一个霸道总裁“我会让你改主意的”,并且开始强吻的戏码,但 Rachel 最后还是把他推开并且上了一课:“如果你必须要说服一个人和你性交,这当中一定有什么已经不太对了”。


8. 如果之后再次发生性行为、甚至谈恋爱,最开始违背意愿的那次,就不算性侵了吗?


很多人提到自己会替对方的行为找借口,来让自己好受一点,比如来自维吉尼亚州的 Sydney,她很长一段时间都在骗自己说“如果他说喜欢我,那这就不算性侵了,对吧”?


9. 真的被征求同意时你会感到扫兴吗?


“你真的想清楚了吗?”比直接采取行动,或者是诱导性地“你其实也想要吧”要让人冷静得多,大大增加了主动方“失败”的几率,但有人还是愿意出于尊重这样做,罗德岛的 B.S. 调侃自己遇到过的“过于礼貌”的男朋友,其中一个问她“到什么程度你会觉得不舒服”,另一个在第一次触摸和尝试解开她的衣服时都在向她确认“这样做你 okay 吗”,她不得不告诉他“不用每个步骤都申请许可,我觉得不 okay 的时候会告诉你的”。


但调侃归调侃,B.S. 现在觉得自己当时的做法其实才是轻率的,唯一能确定知道对方是否迫于压力的方式就是请 ta 明确地告诉你,而这两位男士做到了。


10. 伴侣关系中的双方也要征求同意吗?


一位跟对象住在一起的女孩 Molly 说,她希望听到自己的伴侣在行动之前问她一句“Can I touch you”,而不是在她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直接开始抚摸她,这种时候,当对方甚至不需要你意识清醒就开始撩拨的时候,尤其让她觉得自己没有被当作一个有自主意识的人,而是被当作物品对待。


另一位处在长期亲密关系当中的男孩子 Jenny 说,“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她亲吻我的时候我会回应她,但当她触摸我的时候我会莫名奇妙地退缩,有时候在 sex 的当中我会突然开始进入放空状态,盯着天花板上的裂缝直到她停下来,甚至都不知道她是不是有注意到我已经走神了”,他对于自己的状态感到很奇怪“为什么我不能对她表达拒绝呢?当我需要拒绝时我的‘no’都上哪去了?”


11. 这些问题是我理应承受的吗?


最后,我想用南卡罗来纳州的 Sarah 的一连串反思作为结尾:“我本不该担心出门玩的时候还要考虑同意的边界是什么?不该担心简单的调情是不是会被误解为全面开放我的身体?担心一个‘朋友’会不会在我喝醉之后趁人之危?担心每当我踏出房门是不是就得开始担心被不怀好意的人盯上,担心自己生活在一个充满误解、假设和强迫的灰色地带。”这些问题,本不应该是由女性,或者说任何在性行为中成为被动一方的人来承受和解决的。


比起教软弱的人学会说 no,更要紧的是教所有人学会如何尊重另一个个体的意愿。

热门推荐
热门文章
猜你喜欢

告白球球

36岁 165CM 上海

小小娜

39岁 165CM 连云港市

时光遇见苏菇凉

34岁 161CM 天津

暖青

34岁 168CM 惠州市

幽幽梦幽幽

35岁 161CM 天津

爱是一道光!

36岁 165CM 北京

偷地瓜

40岁 161CM 茂名市

梦亿

37岁 165CM 上海

免费注册